大发彩票

山大华特代发货公司 > 代发货平台如何结账 >

国内首例非法代代孕、买卖卵子引发的抚养纠纷

时间:2019-06-06 14:21

来源:未知作者:佚名点击:102

  

  冰箱是每个家庭必备的电器,人们用它冷藏食物,冰镇饮料。不过在上海,有一对老夫妻,他们的冰箱里放着一样与众不同的东西,几根头发。

  老罗夫妻说,一年前儿子罗新突然离世,这几根头发是儿子落葬前,老夫妻俩忍着万般悲痛从儿子头上拔下来的。

  

  老罗夫妻的儿子罗新已经去世一年多了。为什么老罗夫妻要留着儿子的头发,还里三层外三层地包裹好,存放在冰箱里?老夫妻俩说,他们这么做,不是为了留做纪念,而是要揭开一个天大的秘密。

  2014年2月5号,农历大年初六,家家户户都走亲访友,忙着过春节。中午时分,老罗夫妻突然接到儿媳刘阳的电话,说罗新肚子疼得很厉害。一听儿子的情况,夫妻俩赶紧催儿子去医院,可是电话那头,罗新没有行动。他说休息一会儿也许就好了。

  老罗夫妻只好不断打电话催促,下午四点多,他们听说儿子已经叫了120急救车赶往医院,夫妻俩撂下电话就往医院跑。不幸的是,儿子罗新的情况很快开始恶化。经过整整一天的抢救,罗新还是没能扛住死亡的撕扯,撒手而去。

  

  医院最后诊断,罗新是突发重症急性胰腺炎离世的,这个疾病因为对全身脏器的损害很大,非常凶险,死亡率为20%,严重的高达50%。老罗夫妻已是七八十岁的人了,他们强忍着老年丧子的悲痛,一边处理儿子的后事,一边安慰儿媳,会帮着照料刚满三岁的两个双胞胎孙子孙女。但是儿子去世刚刚三天,儿媳刘阳却拿出了一份亲子鉴定书,是武汉一家鉴定机构做的,时间是三年前的2011年。鉴定书上父亲叫罗文,小孩叫罗清和罗涢,亲子鉴定的结论是:父系关系可能性大于99.99%。

  儿媳刘阳一再解释,当时用的都是化名,这份鉴定其实是罗新和两个孩子的亲子关系鉴定。儿媳还提议,如果不相信这个鉴定结论,可以先拔下罗新的头发保存起来。

  儿媳的举动,让老罗夫妻满腹疑惑。不过他们也知道,儿子罗新和儿媳刘阳的两个双胞胎孩子确实有些特别。老罗夫妻说儿子罗新和儿媳刘阳是再婚,罗新与前妻有一儿一女,已经十几岁了。2007年罗新和刘阳再婚后,也尝试过要孩子,一直没有成功。后来,儿子、儿媳告诉老罗夫妻,他们要做试管婴儿。

  儿子儿媳又告诉老罗夫妇,因为刘阳的身体不好,没法自己怀孕,他们计划找人代孕,因为儿媳的子宫太薄。

  

  罗新的母亲是儿科医生,一听儿子儿媳要找人代孕就急了,这可是违法的事情啊,她力劝儿子媳妇不要这样做。儿媳说不用老两口管,有什么问题她自己负责,老两口也就不好说什么了。

  没过多久,老罗夫妻听说儿子儿媳到外地去做试管婴儿,还找人代孕成功了。2011年2月,两个小生命降生了,是一儿一女。老罗夫妻因为年纪大无法照看,孩子一直由儿媳带着,周末的时候,儿子儿媳会把孩子带来,一家人共享天伦之乐。

  原来罗新和刘阳的两个孩子是通过做试管婴儿,然后找人代孕的方法生下来的,这已经是罗家不公开的秘密。三年了,从来没人怀疑过孩子是不是罗新亲生的。老罗夫妻想不通,儿子去世还没有落葬,儿媳刘阳为什么急于证明孩子是罗新亲生的?这份三年前的亲子鉴定是真是假,为什么早不拿晚不拿,偏偏这个时候拿出来呢?仔细看了这份亲子鉴定书后,老罗夫妻看出了蹊跷。

  

  老罗夫妻发现这份亲子鉴定是父亲和孩子的鉴定结果,却没有母亲的亲子鉴定。老罗夫妻提出让儿媳也去做个亲子鉴定,儿媳又说其实她也做过,但鉴定书被保姆弄丢了。

  老罗夫妻想想也对,就没有再坚持。他们忍痛从儿子的头上拔下几根头发,珍藏在冰箱里。几天后,老罗夫妻刚刚忙完儿子的后事,又接到了派出所户籍警打来的电话,说刘阳要把孩子的户口迁走,老两口起了疑心,觉得儿子死得不明不白。

  老罗夫妻说他们住的小区是学区房,半年前儿子罗新专门把两个孩子的户口迁到老人这边,为了将来孩子上学方便。如今儿子的后事刚办完,儿媳为何迫不及待地要把孩子的户口迁走呢?

  儿媳刘阳一系列的举动,让老罗夫妻越来越不放心,而所有的疑点都聚焦到两个孩子身上。难道关于这两个孩子,还有什么不可告知的秘密?老罗夫妻左思右想后,偷偷做了一件事,趁着儿媳不注意,他们拔下了几根儿媳的头发。

  拿到儿媳头发后,老罗夫妻上网查询到了上海一家亲子鉴定中心,然后亲自把儿子、儿媳的头发送去鉴定中心,分别做了两个人的基因型鉴定。不久,鉴定结果出来了,鉴定中心的专业人员告诉老罗夫妻,经过比对,罗新的基因和两个孩子的高度一致,而儿媳刘阳的不符合,这意味着儿媳和两个孩子没有血缘关系。

  

  老罗夫妻这才明白,两个孩子不仅是儿媳找人代孕所生,连当时做试管婴儿的卵子都不是儿媳的,儿媳与两个孩子没有一丝一毫的血缘关系,而这个秘密居然瞒了他们整整三年。

  老罗夫妻到这个时候恍然大悟了,他们说儿媳如此死守秘密,而且随后一系列的奇怪举动,都是直指一个目标,儿子罗新的财产。

  老罗夫妻的儿子罗新早年留学日本,回国后一直从事软件开发。2011年,在老罗夫妻的资助下,罗新买下了工作时的公司,占80%的股份。罗新的名下还有上海两套房产,股权和房产的价值至少几千万元。而且老罗夫妻事后得知,从罗新去世那天开始,两个月内儿媳刘阳直接从账户中,取走了一百五十万元。

  得知真相后,老罗夫妻很快将儿媳刘阳告上了上海闵行区人民法院,请求法院将两个孩子的抚养监护权判给老罗夫妻。因为儿媳跟两个孩子根本没有血缘关系。

  

  罗新去世后,有七位继承人,老罗夫妻两人,罗新与前妻生的两个孩子,罗新的妻子刘阳,还有就是罗新与刘阳通过代孕所生的两个孩子。赢得这两个孩子的监护权,就赢得了孩子背后的财产处置权,甚至赢得了罗新所在公司的话语权。难道儿媳刘阳真像老人所说的,是一个别有用心的女人,从代孕生孩子,到现在争夺孩子的抚养监护权,目标都是为了罗新身后的巨大财富吗?

  儿媳刘阳,刘阳说自己这么多年瞒着公婆,没有告诉他们孩子的真相,是有苦衷的。事关两个孩子的隐私,如果不是丈夫去世,她是无论如何不会说出去的。

  刘阳说她和罗新结婚前,曾经有过一段婚姻,离婚的原因就是自己生不出孩子。

  刘阳说自己是一名幼儿园的老师,和罗新结婚后,她终于如愿以偿有了两个属于自己的孩子。刘阳说,三年来她与孩子们朝夕相处,养育的过程虽然辛苦,但孩子带给她的快乐无与伦比。她说自己很爱两个孩子,为了孩子,她可以不要财产。在这张一家四口的合影中,可以看到一家人也曾经有过欢乐。

  

  2015年3月底,上海闵行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罕见的监护权纠纷案。法庭上,审判长李欣首先询问了刘阳代孕生子的过程。刘阳说具体情况她也不知道,都是丈夫罗新联系的代孕中介机构,从提供卵子,到代孕生孩子,中介机构提供了一条龙服务。

  刘阳告诉法官,她也是孩子出生前几天,从上海赶到了湖北,等孩子一出生,代孕中介机构就派人把两个孩子抱过来,交到刘阳的手中。

  至于如何取卵做试管婴儿,如何代孕生孩子,刘阳说她一概不知,都是中介机构全程操作。最后,中介机构只给了她孩子的出生证明,以及亲子鉴定书,再没有其他任何凭据。

  像刘阳这样通过非法取卵,非法代孕的方式生育孩子,然后引起抚养监护权纠纷的案例,审判长李欣也是第一次审理。

  法庭上,老罗夫妻也是第一次听说儿子和儿媳代孕生孩子的整个过程,两位老人非常生气。

  刘阳说,这次打官司后,她才真正意识到,为了生孩子,自己违反相关的法律法规,确实带来了很多意想不到的后果。但是她会用对两个孩子的爱去弥补。

  一边是血脉相连,为了守护自己的子孙,坚决不放弃的爷爷奶奶;一边是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是养育孩子四年的母亲。这两个年幼的孩子到底该由谁抚养监护呢?

  

  老罗夫妻已是七八十岁的老人了,如今两个女儿都生活在国外,全家人一开始也商量过,把孩子交给刘阳抚养,但是仔细考虑还是不妥。他们觉得儿媳谎言太多,没准和儿子结婚也是虚情假意。

  老罗夫妻说他们会考虑把孩子们送到国外的姑姑身边进行抚养,是对孩子最好的照顾,他们坚决不同意把孩子的未来交给一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外人。

  刘阳表示,无论法院是否把孩子的监护权判给自己,她都会一如既往地疼爱两个孩子,陪伴他们成长。

  2015年7月29号,上海闵行区人民法院对这起国内首例因非法代孕引发的监护权纠纷案件进行了一审判决。法院认为:在夫妻存续期间,双方一致同意以人工受精所生子女应视为夫妻双方的婚生子女,父母子女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适用婚姻法的有关规定。该规定所指向的受孕方式为人工受精,孕母应为合法婚姻关系的妻子。而本案所涉及的生育方式是代孕,目前尚未被法律认可。本案证据排除了被告刘阳系两名未成年人生物学母亲,庭审调查也表明,被告刘阳既不是孕母,也不是卵子的提供者,其与两名未成年人无任何血缘上的关系,故被告刘阳不能以亲生母亲的身份当然获得监护权。两原告为两名未成年人的祖父母,在符合法定条件的情况下,可依法主张两名未成年人的监护权。同时我国现行法律确定了两种地位与血亲相同的亲子关系:一是养父母与养子女以及养子女与养父母的其他近亲属;二是在事实上形成了抚养关系的继父母与继子女、继兄弟姐妹。在本案中,被告与两名未成年人之间因欠缺法定的必备要件而不成立合法的收养关系。拟制血亲关系必须依据法律规定加以认定。对于代孕过程中产生的提供卵子的遗传基因主体、代孕的孕母,以及实际抚养的女性各异的情况下,实际抚养的女性是否构成拟制血亲并无法律规定。代孕行为本身不具合法性,难以认定因此种行为获得对孩子的抚养机会后,双方可以形成拟制血亲关系。故本院不认为被告与两名未成年人之间存在拟制血亲关系。综上,法院认为,被告刘阳与两个孩子既不存在血亲关系,亦不存在拟制血亲关系。法院判决,老罗夫妻作为祖父母享有监护权。

  

  孩子是无辜的,他们来到这个世上,本应享有幸福的权利,却因为父母知法犯法的行为,引发了一系列的纠纷,为原本幸福的人生蒙上了一层阴影。我们在惋惜和遗憾的同时,也不得不警醒。如今,巨额的利润助长了我国地下代孕产业的恶性发展,从没有资质的生育诊所,到网上各种代孕中介机构的大肆兜售,地下代孕产业的发展甚至到了明目张胆的地步。今年4月,国家卫生计生委等十二个部门成立全国打击代孕专项行动领导小组及办公室,从2015年4月起到12月底,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打击代孕专项行动。行动开展以来,全国各地出台相关办法,清理网上代孕服务信息,封堵多个发布代孕服务的网站,取得了一定成果。相信在有关部门的协作和配合下,地下代孕产业将在重拳之下被严厉打击。

代孕妈妈
【责任编辑:admin】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
友情链接:全民彩票  全民彩票  快赢彩票网  幸运彩票官网  幸运飞艇官网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